第599章 新的方向
书名:豪门至尊大少 作者:两耳就是菩提 本章字数:228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21:41:32

“大师说,陈歌你遭遇了困境,不要懊恼,因为,这就是你的宿缘,你的宿缘一日不了结,你心中的答案,一日就不会解开,这无法避免,陈歌你只能勇敢的面对!”

小竹道。

陈歌点头,那日的盘龙观谈话,其实谈了十句,七句陈歌没有放在心上,可最后,全都一一应验了。

陈歌有些惭愧。

“你的宿缘比你想象的要厉害,你若是遭遇了她,切记莫要跟她硬碰,那样,只会连累你的身边人,大师一直再等陈歌你来找他,结果没有等到你,那时候若是偷偷告诉你,势必会让道观沾染因果报应。但是这道宿缘,也不是全无法门破解!”

“她并非常人,而是属于某种能量团体,她固然强大,但也有着她致命的弱点,这个弱点就是,每到了中旬十五日前后这个时间段,她的气息命理会被最大限度的缩减,由盛转衰,这个时间,是你对付她最好的时刻!”

陈歌听着,点了点头,讲这些话一一记下。

“可是,哪怕是她极弱,我的内劲,也根本伤不了她分毫!”

陈歌皱眉问道。

“当然了,你的内劲,未经历过天道洗礼,而且普通内劲,不具备天道正阳之气,因此你的内劲就算再强,也对她无用,因为她的能量,是正阴之能,普通俗道,根本无可奈何!”

小竹说:

“只要陈歌你能找到一块叫做震天石的石头,双手触摸其上,吸食日月精华,那样,震天石就会帮你完成天道洗礼,你的内劲,因此可以完成升华!”

震天石?

“震天石是一种天地生产的一种灵石,它藏匿于山体之内,汲取天地精华,越发的强大,它是最强的天地正阳之气!得到了它,你就有可能度过此次危机!”

“可是,这震天石在什么方位?我如何寻找?而且,我也没有能力去寻找,她已经马上追来,我逃都没有地方逃!”

陈歌苦恼。

“这些,大师早就算到,并已经为陈歌你准备好了应对之策,接下来我要说的,陈歌你要一一记在心里!”

小竹说。

陈歌点点头。

“你之所以逃不掉她的锁定,是因为陈歌你身上的阳刚之气异于常人,无论你走到哪,她都能随时感应得到,这就是你摆脱不了她的原因,所以,你要把身上的阳刚之气隐藏住,寻找到震天石!”

“至于隐藏方法,你需要找到两位至阴体质的人,从她们身上获得这种活血,不用多,每人只取一滴即可。这两滴血,一道用于隐藏你的阳气,躲避她的锁定,另外一道,则是用于感应震天石的具体方位,阴阳相冲,如果你靠近震天石,震天石会发生排斥反应!那时候你就能找到震天石的所在了!”

小竹说的很详细。

“鬼大师费心了,那至阴体质的人怎么找?什么又是活血滴?”

因为血一旦取出,就已经变成死的了,陈歌费解。

“活血滴,很简单,那就是你取血的人,心甘情愿的给你,她愿意帮你,那么她的血,就具有活性跟灵性,如若不然,那就是死血,死血是毫无作用的!”

小竹接道:

“至于这两种体质的人在哪,震天石藏于何处,大师从九龙卜卦上,留下了四句诗,诗中包含这三样东西藏于两个城市内,这个必须你自己参详。”

“青山入庭古荒城,一弯垂柳复又兴。屡屡兵家成败处,朝朝百姓苦谋生。”

小竹道。

而这四句诗文,自然难不倒文学系出身的陈歌。

陈歌口中呢喃,心中思索。

片刻之后,陈歌心中就已经有了答案。

青山入庭古荒城,一弯垂柳复又兴。这两句应该指的是一个叫做柳城的地点,位于最南方的一座城市。

而屡屡兵家成败处,朝朝百姓苦谋生。这两句陈歌几乎没有思考,因为陈歌太熟悉了,应该指的是自己从小长大的金陵。

柳城跟金陵,看来,自己要寻的三样东西,就在这两座城市。

“大师说了,由于陈歌你是未经过正阳洗礼的至阳体魄,所以至阴体魄的人,你们两者相遇,必然会产生碰撞,这一点,你不用担心。”

“这里还有两块玉符,其中一道,能够帮助你暂时隐藏你身上的阳气,摆脱她的锁定,不过你要快速抵达你要去的地方,这块玉符并不能持久!”

“而另外一道,则是检验城市里到底存不存在震天石的玉符,一旦感应到震天石,玉符就会燃烧,可以帮助你快速确认,唯有一个条件,那就是找到震天石之前,你不能使用内劲,千万记住!陈歌,你的时间很有限,所以必须要尽快!”

小竹道。

说完,从小竹的嘴巴里,出来了一个小盒子,盒子里躺着两枚玉符。

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陈歌从她嘴里将盒子拿了出来。

“你快走吧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”

小竹又道。

陈歌走到门口又转过身:“对了,鬼算子大师有没有告诉你,他现在搬去了哪里?我怎么才能找到他?”

小竹说:“大师说,如果无缘,没必要再见,如果有缘,总会再次相遇!”

“等等陈歌,还有一句话,大师要我转告你!”

“什么话?”

“小心身边人!”

“小心身边人?什么意思?”

陈歌忙问。

而小竹的眼睛,此刻却是黯淡了下去,显然,她没电了。

陈歌也来不及多问,因为此刻,那股锁定感,已经变成了笼罩感。

她已经来了!

陈歌急忙捏碎了其中一道玉符,不能使用内劲,他唯有快速跑到后山,从后面下山。

而陈歌离开后不久,大风忽然吹起。

整个道观的窗门剧烈的抖动着。

好像处在一种暴躁不安的环境之内。

不多时,一个妙龄女子已经站到了道观之前。

她努力搜寻着。

只不过,却是眉头大皱:

“奇怪了,刚刚还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气息,为何现在,消失的无踪无影呢?”

女子皱眉。

不是云晴,还能是谁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